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老區人物

            背起柴刀鬧革命——尋訪長汀縣童坊鎮彭坊村老紅軍彭登元的人生足跡

            日期:2020/12/11        來源:龍巖長汀縣老促會        點擊數:

            背起柴刀鬧革命

            ——尋訪長汀縣童坊鎮彭坊村老紅軍彭登元的人生足跡

            文、圖 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20年金秋,長汀縣童坊鎮彭坊村竹山下,面對一座在廢墟上重建的農家別墅,我們試圖用零碎的訴說還原一段歲月深埋的刀光劍影、悲歡情愁,還原一個失散老紅軍的真實形象。73歲的原長汀縣廣電局退休干部彭慕星,眼含熱淚回憶起父親彭登元坎坷非凡的人生之路。

            背起柴刀鬧革命

            “父親1912年出生在彭坊一個小生意人家庭,幼年讀過私塾。論輩份,父親是彭坊革命先驅彭慕賢的堂叔,但二人年齡相近,情同手足。母舅劉家順是鄰村大埔的革命帶頭人,所以,父親很早就參加了革命。彭慕賢經常要到新橋、長汀城開會,當時交通不便,反動勢力眼線密布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。父親和彭友云、彭友竹、彭友榮、彭登佃等五個人,輪流陪同彭慕賢開展工作。起初沒有防身武器,每人打綁腿時藏一把小匕首,隨身背一把日用的柴刀。

            彭坊暴動成功后,成立了汀連游擊大隊彭坊分隊,父親負責交通工作。扛著一把紅旗跟隨隊伍打土豪、分浮財,分給窮苦群眾。1933年汀東縣紅光區蘇維埃政府成立,組建區模范營,彭啟相任營長,我父親任副營長。模范營不定期出發到各地打游擊,配合紅軍作戰。曾經在寧化與江西石城交界的橫江、安樂等地打土豪、籌糧籌款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  

            晚年彭登元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931年至1932年,父親經歷了閩西蘇區最令人痛心的 ‘肅清社會民主黨’運動。許多蘇區干部被人無端舉報,當作‘社會民主黨’分子處決。父親生前一說到這事就沉默不語,心痛啊,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革命兄弟。他常說如果不要錯殺那么多革命骨干,當年紅光區的斗爭形勢會發展得更快更好,出的人才會更多。”

            “團校”歸來斗志堅

            1934年初,父親被推薦到江西瑞金的中央列寧團校學習,父親習慣說成‘少共學校’。當時的中革軍委主席朱德經常到學校做報告,在臺上講話時,用一個大竹筒做擴音器。后來又改用硬鐵皮做的擴音話筒。父親常說,在‘少共學校’經過半年多嚴格的軍事訓練和政治學習,對他的成長進步幫助很大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彭登元相伴一生的武器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畢業后,正值第五次反‘圍剿’。父親被上級派到童坊開展擴紅工作,四處奔走宣傳動員青年參加紅軍。有一次,父親和一位同事到青潭村擴紅,住在一棟大祠堂里。當時不知道青潭的農會主席已經‘反水’,一位好心的婦女偷偷暗示他趕緊去別的地方住宿。父親不以為意,可第二天同事莫名其妙失蹤了。父親明知道自己有危險,為了找到戰友卻不愿意離開,那位婦女硬是拽著他,把他趕出了祠堂老屋。晚年說起這事,父親還心有余悸,感恩那位婦女救了他一命。

            父親在童坊擴紅三、四個月后,帶領一批新兵到福建軍區補充團,后開赴瑞金中央政府所在地。新兵很快編入各軍團,出發參加長征。父親跟隨部隊從瑞金出發,在石城和寧化交界橫江的大山上和當地的反動保安團打仗。這一仗,父親帶的一個排只剩下67個人。父親右腳小腿肚被子彈貫穿,渾身血跡斑斑,躲在濃密的蘆芨草叢中。夜晚,父親蘇醒過來,拼盡全力滾下山谷。敵人盲目掃射搜山,子彈四處亂飛,幸好沒有再中彈。下半夜,敵人撤走了。父親因為曾經帶隊在橫江打土豪,怕被人認出來。只能拖著傷腿,一路爬到田里挖生地瓜吃。恢復一些體力后,父親用泥土止血包扎,看到沿途都有敵人的崗哨。白天躲在山上草叢里,晚上爬出來在鄉村的邊緣地帶匍匐行進。好不容易進入了福建境內,在生疏地帶裝作乞丐走大路。看到偏僻農田里干活的老實村民,才敢乞討一點食物充饑。問路也不敢去村莊,只能在靠山的僻靜人家問路。半個多月后,終于拄著木棍回到了彭坊。”

            風雨如晦盼天明

            “紅軍北上后,彭坊很快就被反動民團侵占。我們家九廳十八井的祖屋,被反動派一把火燒掉了。彭坊村里所有參加過紅軍和蘇維埃工作的失散人員,都不發給‘良民證’,限制人身自由,天天被抓去做苦力。身負重傷的父親通過親戚和宗族長老出面,雖然免于一死,但被罰了槍款‘贖身’,還被限定長期不能出村。這樣父親就在家中一邊養傷,一邊等待上級組織的指示。

            反動勢力反攻倒算,對紅軍失散人員實行無情摧迫。有一次,寧化橫江的漢劇團在彭坊演戲,演出結束后,彭坊的偽政權故意出難題,強迫父親和十幾個本村的失散紅軍一起挑戲箱到橫江。這些失散紅軍早期在橫江打土豪,得罪了當地的反動分子。到了橫江,一些年青氣盛的村民要把父親綁起來‘報仇’,好在村里一些正直的長老出面制止,父親才又逃過一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彭登元的四個兒子在老宅前合影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937年國共兩黨實行第二次合作,斗爭局勢較為緩和。按照黨中央和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的內部指示,部分紅軍失散人員出任“白皮紅心”的偽職,利用公開身份秘密為革命工作。父親接到上級指示,擔任了一段時間彭坊的甲長。父親利用甲長的身份便利,知道偽政府要抓壯丁,就會想辦法‘漏水’,暗中通知甲里的青壯年上山躲藏,逃避抓壯丁。所以,許多村民幾十年后還記著他的好。當時的生存環境十分惡劣,黨組織要求隱蔽待機、保存有生力量。父親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,小心翼翼和形形色色的反動勢力周旋,暗中保護革命同志和村民家庭的安全利益。后來,父親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,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落實政策后才恢復政治名譽。”

            時刻聽從黨召喚

            彭登元的孫子彭搏從小和祖父同睡,印象最深的是祖父臨終前,枕頭下還壓著一把動物皮套的“半斬”軍刀。“爺爺生前我有給他錄過音,爺爺說他是張鼎丞、鄧子恢的部下,打仗去過很多地方,好幾次差點犧牲。有一次沖鋒時,民團扔的土炸彈落在他的身邊,他臥倒在深坑里沒炸到,所以老說是家鄉的伏虎祖佛保佑他。爺爺晚年經常唱紅軍歌,有一首《沖鋒歌》:炮火連天,上戰場,不要停,決戰在今朝。用我們的刺刀、槍炮、頭顱和熱血,一起決死戰…….他一生高度警惕,好像隨時要奔赴戰場參加戰斗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彭登元和戰友們曾經戰斗過的礱床寨高山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長汀解放前夕,爺爺和彭慕賢等人又回到了革命隊伍。有一次,上級通知到貓頭石開會。通常彭慕賢會帶一個人同行,這次因為同行的人沒跟上,彭慕賢獨自出發,經過葛坪上村時,發現遠處草叢里有異常響動,趕緊轉移到另外一條路線。那個晚出發的同志果真被埋伏的反動分子暗殺了。事后,彭慕賢只帶我爺爺一個人參加開會,而且還經常變換路線。這一時期,爺爺成為彭慕賢最信任的助手。

            1949年年底,南下的解放大軍和長汀游擊隊聯合攻打水頭的殘余土匪,爺爺獨自守在水口頭大樹下,大家都說他不怕死。爺爺卻說更大的惡戰都經歷過了,這種小型戰斗不算什么。后來組織解放長汀縣城時,爺爺也參加了戰斗。1950年開始剿匪,當時有一股土匪武裝盤踞在彭坊村后的龍床寨高山上。爺爺和彭慕賢等人對龍床寨的山形地勢很熟悉,始終跟隨剿匪部隊戰斗,既當向導又當戰士,后來很快就把這股頑匪殲滅了。爺爺是神槍手,村里民兵訓練時,爺爺經常會給民兵做射擊示范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彭登元在彭坊村的故居(已毀于洪災)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采訪中得知,彭登元于2004年去世,享年92歲。生有六子二女,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婿都是中共黨員,一家四代中有6人從軍。彭登元以身垂范,一生追隨黨和人民軍隊,雖然歷盡艱辛坎坷卻癡心不改。臨終前還叮囑兒孫立志入黨、參軍,報效國家,讓紅色血脈綿延相傳。

            97精品免费公开在线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